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期货配资利息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期货配资利息

期货配资利息:2018互联网黑夜里的一抹亮色

时间:2019/2/10 11:46:08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57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若给2018年的互联网定调,那它一定不是暖色调。在中国经济下行周期下,资本寒冬接踵而至,如何过冬,是大大小小互联网企业命悬一线的问题。  睿智的企业,往往稳字当头,因为,你不知道关键“那一棒”到底打在哪儿,所以必须拼命奔跑。2018年上半年很多企业选择了IPO拓展融资通道,抢在严...
若给2018年的互联网定调,那它一定不是暖色调。在中国经济下行周期下,资本寒冬接踵而至,如何过冬,是大大小小互联网企业命悬一线的问题。

  睿智的企业,往往稳字当头,因为,你不知道关键“那一棒”到底打在哪儿,所以必须拼命奔跑。2018年上半年很多企业选择了IPO拓展融资通道,抢在严冬到来之前拿到那张“护身符”。因而掀起了自2000年第一批互联网企业上市潮以来,最为集中和紧密的第二波浪潮。

  在2018的IPO大年中,港交所共有207家公司挂牌,募集资金总额2778.5亿港元,全年IPO上市数量和筹资额均位居全球第一。

  抢跑同时也意味着有死亡、有徘徊。尤其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,企业关张、倒闭、裁员的浪潮如期而至。金立、 ofo、锤子等企业无一侥幸,甚至包括BAT巨头级别的企业在内,裁员、降薪的消息接连不断。

  互联网的黑夜来临。

  并不是所有企业都抢跑出线,不过,在一众挣扎的企业中,我们看到一些律动的音符,在低沉和沮丧中弹出最强音。

  它们是小米荣登港股成为第一支同股不同权的企业;它们是美团点评在生活服务的赛道上抢跑出线,它们是拼多多不到三岁登陆纳斯达克,闪电的速度再次刷新记录,它们是抖音在不到一年时间里,炼就亿级日活用户这把钢枪;它们是知识付费赛道里从春走到夏;它们是下沉用户需求之花绽放……

  它们是2018互联网里的一抹亮色。

  黑夜里的抢跑

  2018年的互联网故事,可以从IPO开始。

  去年1月,华米科技递交招股书,募资1.5亿美元登陆美股;2月28日,华米正式在纽交所敲钟,首日逆势收涨2.27%,成为小米生态链中第一家上市公司。

  在它之后,也是继美图、阅文、众安新经济三驾马车之后,港股大门不断地被新经济企业敲开。

  2018年4月,港交所迎来25年来最大变革,允许同股不同权公司上市。5年前,正是因这条金科玉律,阿里撤出港交所,但过去一年间,香港正吸引着未来的“阿里巴巴们”。

  去年5月,新上市规则公布一月后,平安好医生率先敲钟,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互联网医疗企业,过往三年累计亏损超20亿仍能“平安”上市,港交所也在起变化。

  随后,小米、美团点评、映客、猎聘网、51信用卡等新经济企业纷纷在港上市,最盛一天,港交所有8家企业同日上市,网友吐槽“钟都不够敲了”。

  不止香港,这股“新经济上市热”持续蔓延到国内和海外,他们都赶在IPO大船起航时登舰。

  今年上半年已经或者即将涌进上市之门的有虎牙、B站、爱奇艺、映客、腾讯音乐、斗鱼、快手、多益网络、指尖跃动(短视频内容,文娱游戏类);优信、小米、华米、工业富联(硬件相关的);美团点评、同程艺龙、猎聘、滴滴(生活服务,资讯服务类);尚德教育、沪江教育(在线教育);宝宝树、拼多多、找钢网、(电商类)华兴资本、蚂蚁金服、(投资、互金类)等等企业。

  但波涛四起的海平面下仍埋藏冰山。

  据腾讯证券统计,去年港股IPO的破发率31.2%,同比增长16%,为近四年最高值。在港交所的开放政策下,大量连亏企业流血上市,甚至像歌礼生物这类未盈利企业都被港股开了绿灯。

  上市前估值缩水,上市后股价破发,可见资本市场对新经济盈利模式仍有狐疑,但从另一角度出发,2018年的IPO潮也衬托着资本市场的冷清。

  在上市的新经济企业中,大部分的融资轮次停滞在一年前,虽然业务现金流足以支撑他们前进,但若想在竞争中持续胜出并拓展新领地,资本弹药依旧需要补给,新经济需要投资

  有VC业内人士表示,两三年前,互联网创业只要有个idea就能拿到融资,但现在,创业者要给VC看转化率、变现率,要让投资人先看到钱。

  观点或许偏颇,但也是真相的一部分。

  当这些成长不到十年的新经济企业在一级市场失去吸引力时,二级市场就是他们斩获资本的新希望,即使被媒体塑造为“流血上市”、“首日破发”,也掩不住他们抢跑成功的“喜悦”,

  因此,到下半年,宝宝树、腾讯音乐仍成功抢跑,滴滴、斗鱼们却没等来发令枪,等来的缺失刺骨寒风。

  去年10月,有媒体曝出华为、阿里等企业将停止社招,虽然这一消息被官方指认为假新闻,但“年末人员优化”却是不争的事实。

  不止他们,京东、美团、网易、腾讯、知乎、斗鱼等一众企业都相继被曝裁员,最高裁员数甚至达到6000人,甚至便利蜂还用“高数大考”这招变相裁员。

  虽然,这股裁员潮在官方口中不是变为“假消息”,就是美其名曰“人员优化”,但联系起上半年的IPO上市潮,一幅2018互联网浮世绘徐徐拉开。

  寒风里,新经济企业们嗅到了危机,在下行周期中,互联网创业家带领团队用自己的姿势过冬,无论上市“找钱”还是裁员“省钱”,都是度过周期之道。

  曾经的前景正变成“钱紧”,这一幕如期而至。

  不止是资本“发难”,互联网人口红利消失也是绕不开的话题。在中国互联网近25年的历史进程,各类模式创新轮番上演,作为主力市场的一二线城市过度饱和,拉新成为一大难题。就连鹅厂掌门人Pony都感叹:看不懂95后。

  钱在哪?人又在哪?这是互联网企业2018年求解的问题。

  只不过,在这个略显寒冷的冬天中,仍然有一轮暖阳初升。

  小镇中有机会

  “二姐,帮忙点下砍个价吧。”

  “三叔,这个拼团帮我分享到你那个牌友群里呗。”

  农历新年中,家人团聚时,北上广的“Cindy、Tim”们回到小城里都变为“翠花、二狗子”,七大姑八大姨纷纷上你家门,帮你“指点迷津”。

  只不过今年回家,三亲六戚可能还会让你帮着“拼个团”,这归功于电商平台“拼多多”在三四五线小城的横空出世。

  消费降级、假货、五环外……2017年“走红”的拼多多有不少极具争议的标签,但在过去一年,“上市公司”将是拼多多的新关键词。

  成立不到三年、中美两地共同敲钟、创始人曾获段永平和丁磊提携,在争议的背后,拼多多也身披不少光环,这或许也推动它在上市首日股价涨超40%,一扫新经济破发阴霾。

  不止是身份标签,拼多多各项数据也十分亮眼。根据拼多多最新财报显示,2018年拼多多的GMV达4716亿元,同比增长234%,十倍于行业均值;年度活跃买家达4.185亿,以此指标拼多多已经超过京东成为中国第二大电商平台;2018年第四季度,拼多多月活用户达2.73亿,单季劲增4200万元,在流量红利消尽的大趋势下,拼多多的涨势惊人。

  对于他的成功,有人说是拼团模式,有人说是微信流量,有人说是价格便宜,而这些观点也都有正确之处,但都无法概括拼多多的崛起。

  拼团与便宜货,电商巨头能快速复制这样的玩法,而且像淘宝“聚划算”、跨境电商“wish”都是这种玩法的先行者,拼多多仅靠这一点不可能如此成功。

  因而,拼多多成名关键在于“娱乐玩法+社交流量”的双轮驱动。

  在拼多多上,秒杀、拼团、现金签到、组队寻宝、分享砍价,众多游戏式玩法让购物变得各有娱乐性,鼓励对外分享的形式也一点点激活着用户的社交网络。

  虽然黄铮在采访中多次否认“流量主要微信”这种说法,但毋庸置疑的是,微信确实给予了拼多多充分施展拳脚的天地,当一个个拼团秒杀链接在微信群中裂变式传播时,社交关系被一件件“便宜货”激活,拼多多有了自己的流量池。

  数据显示,截止2018年底,拼多多的活跃买家达4.185亿,同比增长71%;截止2018Q4的月活用户为2.73亿,同比增长94%。

  数据固然可喜,“娱乐+社交”固然成功,但更重要的是,在互联网人口红利消失之下,拼多多找到了小镇里的大机会。

  据国泰君安证券研报的相关数据,全国一二线城市居民约3.9亿人,三线以下城市及农村乡镇地区居民规模多达10亿人,占比超过70%。

  庞大的人口基数是新商业故事的开头,其次,特殊的消费结构将故事推向高潮。

  同时,2018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8228元,其中,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4617元,这意味着四线城市外、24岁以下的用户,人均月薪不足2000元。

  与低薪收入相匹配的是,除了影院、餐厅和KTV,他们的娱乐生活相对匮乏,慢节奏的小镇生活却反哺出大量休闲时间,智能终端是他们的娱乐利器。

  可见,低收入让小镇用户对价格敏感,对品牌不敏感,大量空余时间让他们成为移动互联网性价比最高的“流量”。这优势就像一个个火药桶,只等互联网的火星来引燃。

  显然,拼多多是点燃后最响的那一个。

  不止于此,过去一年,借网赚模式兴起的趣头条也成功上市,更早前,倡导公平原则的快手也曝出将在2019年上市,他们和拼多多一起组成了“下沉三杰”。

  电商的拼多多,阅读的趣头条,娱乐的快手,下沉市场用户正被这些APP夺去时间,并且让国人看到了小镇的力量,引得巨头们争先入局,这也是2018年不多见的一抹互联网亮色。

  当然,如果这抹亮色的笔触再多描一点,城市里的年轻人也有大机会。

  年轻人爱速成

  “好嗨哦,感觉人生达到了巅峰”。

  长相清秀的余兆和没有想到,一句贵州方言的变装秀,让他成为2018下半年冉冉升起的新抖音网红。

  在他创作的“贵普毛毛姐”一战成名前,余兆和只是拍些略带炫技的生活视频,点赞数也会到达10万左右,不过内容缺乏主题。

  直到方言表演城乡蹦迪差异的视频出现后,余兆和账号“多余和毛毛姐”的粉丝数在2个月内上涨1500万,3个月内突破2000万。

  一开始,很多人用“好嗨哦”当BGM;之后,很多人盗转他的视频;最终,连朋友都告诉他“你火了”。

  现在,他俨然成为网红界的各种翘楚,平均每条抖音点赞量过百万,国内拍视频、出海拍广告,行程也是满满当当。

  或许,对余兆和来说,他的火爆与传播他内容的“很多人”分不开。

  2018年,抖音创造了短视频新奇迹,通过音乐短视频玩法激发用户创作欲望,今日头条的算法推荐作为其技术加成,抖音打造一个有一个流量增长神话。

  截止到2018年12月,抖音的国内DAU达2.5亿,MAU达5亿,这一数字接近微信月活的50%。

  和拼多多一样,抖音流量暴增背后也是对用户的“新发现”。

  据2018年12月的艾瑞数据显示,抖音的一二线城市用户占比45%,略高于行业其他平台;24岁及以下用户占比51%。

  生于1995年后,长于互联网市场饱和的大都市,他们是消费“毛毛姐”的主力人群;同样,进入2018年后,最后一批90后成年,他们正扛起中国互联网的消费大旗。

  当然,和7080后不同,他们标识着自己的消费领地。

  据腾讯QQ的95后报告显示,在他们兴趣榜单中位列前三的是游戏、影视和动漫,此外,95后的消费行为中,超额消费占比36%,月光族为38%,存钱的仅为26%。

  在大部分95后身上,物质生活得到极大满足,温饱不再是问题,他们更愿意为兴趣自掏腰包,对于长期金钱规划并不感冒,“及时行乐”或许是都市年轻人重要的人生信条之一。

  就像速成班一样,用金钱获得快速满足,这一点在知识付费领域中尤为明显。

  以喜马拉雅为例,2018年数据显示,一线城市用户占比55.25%,8090后的付费用户累计占比超过70%,他们早已是平台消费主力军。


  或许是因为这股生力军,喜马拉雅去年的123狂欢节以4.35亿的最终销售额收官。

  在音频知识付费中,主讲人向用户传授一种思维,让用户学会一种技巧,并能在实战中快速落地,这在信息爆炸的年代中,正是8090后所急需的。

  因而,花费金钱后,“及时行”地不一定是乐,也可能是自我学习。

  但无论知识付费或者抖音等短视频,平台牢牢锁定这批在北上广大都市里生活的8090后,在快节奏生活和碎片化时间的环境中,15秒到达人生巅峰的短视频和15分钟学会实用技巧的模式同样适用。

  这些模式击中的,正是都市青年爱速成的心理。或许,他们也和小镇青年一起在编织着2018年互联网的一抹亮色。

  当中国互联网即将驶入第25个年头时,历史进程中的互联网弄潮儿正负重前行,IPO、裁员、架构调整,他们都在为自己谋划减重道路,而不是逃跑计划。

  2018这抹亮色,是夜空中最亮的星,在黑夜中闪烁。

相关评论

本类更新

本类推荐

本类排行
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期货配资业务)
闽ICP备12010380号